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猜-01

*天呐取个名字好困难OVO

*大家嚎,我想写肉。(愿望是美好滴……

TAG:周叶猜

01

所以说,现在的房子隔音效果为什么要做得那么差。

又不是古人,吹了灯就只能造人。

叶修很痛苦的把头戴式耳机取下,又整了一副在机场买的便宜耳塞。双重加护,然而隔壁的魔音无孔不入,本想去阳台透透气,又意外地和一只发春的猫遭遇。

竖成一线的猫眼望过来。站在阳台上的男人无奈地后退一步,“行,不和你抢地盘。”

拎着一盒关东煮,叶修站在自己租住的筒子楼下面若有所思。

好不容易从猪狗不如的加班生活里歇口气,闲在家里也就是吃和睡还有打游戏,阿猫阿狗都过得更多姿多彩。他现在租住的房子虽然距离公司较近,可以减少换乘,但房价挺贵,邻居又天天在家切磋大保健……不分早晚的扰人清梦。

想到这儿,叶修拢紧衣领,干脆坐在花坛边上吃了起来。

他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二十七的人了,把脖子缩起来的时候眉目间竟然还有少年的忧郁。

叶修把竹签齐好,正准备起身,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喂。”

“师兄,是我。你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说哈……”

那头是叶修本科的直系师弟,现在研三,这通电话是为了给叶修介绍租处。这人知道叶修不喜欢和人同租,本不该来打扰,但这次其它方面的条件都很好,同住的那位也是他在研究生期间相处了两年的同院师弟,知根知底。

“叶师兄,机会难得,我特意把地儿留给你。你不来可就便宜别人了。”说的虽然豪爽,语气间却还把叶修当成过去那个唯马首是瞻的老大,可见也是真心的。

如果放在以前,叶修大概会简单敷衍过去,但每当他完成一个劳心劳力的项目,总会觉得一点人气儿也没有的租屋太孤单了。

“行吧……,”叶修捏了捏手里的罐装饮料,“谢谢了啊。要能成功搬家,肯定请你吃饭。”

第二天叶修跟着这位师弟去看房,条件确实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交通路线也方便。木制的酒柜上醒目的摆着一排自家游戏公司出的手办,这让他对未曾谋面的同租好感大增。

就是好多年没和男人在一块儿同吃同住了。叶修总觉得心里有点闹腾。

这种闹腾在看到同租那人的瞬间达到了峰值。

“给我吧,我有AB胶。”周泽楷,也就是未来的同租室友祭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嗯。谢谢了。”叶修有点迟疑地把手中的模型递出去,心里的警铃大作。

“这东西放久了,质量也变差了,没想到运输过程中坏了好几个。”叶修看着他娴熟的粘合动作就想找他说话。

周泽楷微微抬头,抿着嘴又笑了下,权作回应。

哟,看来是个话不多的。

叶修有些飘飘然的从地上直起腰,先捋了一下衣摆,再背过身继续整理。他那位师弟这时也从楼下帮忙搬了个大箱子上来,看到叶修,忍不住“咦”了一声。

“师兄你这笑得也……”

叶修扭头看他,“怎么?”

“咳,没……”师弟擦着汗把箱子放在进门的地方。不一会儿,被打压下去的气焰又扬起来,“小周你回来啦,刚怎么没见你上楼呢?”

周泽楷也看着他,“之前,在楼上。”

“难怪。看小姑娘去了吧。”这位还有点没搞清楚状况,嘿嘿笑着。

话音刚落,和两个人都交情匪浅的他莫名感到背上一阵寒意,顶着这双重目光只待落荒而逃:“我、我女朋友刚打电话让我去接她,叶师兄,既然小周在这儿,要不我先走一步?小周——”

周泽楷,“嗯。”

我会好好帮他的,你放心去吧。叶修觉得周泽楷好像在用眼神这么安慰人,周泽楷注意到叶修的目光,忽然低下头。心口猛地一跳,叶修也笑着摆摆手,说:“现在天黑得早,外边又有下雨的迹象,快去接媳妇儿吧。”

这位也是爽快人,把最后一箱东西搬上来就转身走了。

叶修的生活用品很少,主要是各种各样的数码产品、制图工具和手办模型占地方。有了周泽楷帮忙,很快一切都妥帖了,尽管如此,两人还是累出了一身汗。

“小周,可以这么叫吧?”叶修看周泽楷腼腆的点头,然后笑弯了眼,“今天辛苦你了,先去洗澡吧。”

明明周泽楷才是更早安窝的租客,但叶修就是有本事把自己代入照顾人的那一方。

等周泽楷进了浴室,叶修一下瘫坐在沙发上,在暖气中有些昏昏欲睡。

他是游戏公司的策划,办公的时候也是和一群死宅过狂欢节,体力上是个战五渣,不像周泽楷,穿着薄薄的V领羊毛衫就能看出来紧致的肌肉线条……,搬个家确实让他疲惫。

但他更有点心累。

 

周泽楷穿着黑色背心和短裤出来了,当他把头发捋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的时候,更有点难言的诱惑。

不妙啊不妙,叶修双手交叉端坐在沙发上,目光不动声色的在周泽楷的腰身上梭巡,怎么就让他遭遇了这人世间没有答案的诱惑呢。

一个天生的GAY和一个超级符合他口味的直男住在一起,这不是引人犯罪么。

叶修抹了一把人中处。

嗯,没有血。

评论(29)
热度(443)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