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猜-07

07

  ——吃什么? 

——随便。 

——唔…… 

——你想吃什么? 

——随你? 

——……家里还有土豆。烧着吃,或者切丝炒着吃?

——土豆炖牛腩?

周泽楷把书摊开,手机塞在下面,宽大的书页完美的遮掩了手机的存在。等了十几秒,周泽楷又把手机拖出来,点亮屏幕。 

没有新消息的提醒。

想来想去,周泽楷抿着嘴回了一个简单的符号。

——? 

这次对方回的很快。 

——没。就有点感慨? 

——什么? 

——觉得小周你真贤惠。我这也算是沾光了哈。 

我才不贤惠!

不,重点错了。 周泽楷脸有点红,贤惠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他应该板着脸,义正言辞的拯救叶修那淡薄的文采。 

不过……想也知道最终什么都没发出去。

“小周啊,”师娘从厨房的玻璃推门后喊道:“试菜。”

周泽楷很快站起身,停顿半秒,还是抓起手机往兜里揣,然后朝厨房走去。 

他的导师boss带着博士僧去台湾开学术会议,作为现任弟子中备受宠爱的那个,闲在家的师娘常常叫他来帮忙。周泽楷基本做到了随叫随到,背米提油,半点怨言也没有。

“好吃吗?”师娘脸上的笑纹愈深。

“唔……”,周泽楷忙着把食物吞下去,眨眨眼,示意很好吃。

“臭小子,”师娘下了力气拍他的肩,“那你周末偏不陪我吃饭!”

“……有事。”笑容一僵,却还是这两个字。

“哎哟哎哟,我就知道……。” 

周泽楷偷偷瞄着师娘,见她也不是真的生气,捂着胸口的样子更像是做做样子,便垂下眼凑过去认错,“师娘……” 

怎么能连声音都自带卖萌的buff,老人家的心更软了,想到自家常年野外头的儿子,更是对这个高大英俊的学生怎么瞧怎么满意,自觉得帮着人掌掌眼。 

“诶,你要看中了院里的哪个姑娘,一定跟我说。我找人帮你打听。” 

周泽楷睁大眼睛,“不是……”

“害羞啦?没事儿,我不是老头子那古板的性格,不会告状的。小年轻谁不是周末谈恋爱啊。”

见解释不清,周泽楷只好乖乖闭嘴。心里却在想,叶修周末也总不出去。 

想到自己这位同租,周泽楷的心情莫名轻快起来。

他有很多朋友,大多数是同龄人。自己的性格自己知道,在学校里一路读下去,也许以后就走这样一条学术的路,社交一辈子都不会广泛而又有趣。

但叶修和那些朋友都不太一样,他有时候显得很有成熟精英的风范,有时候又懒散的像只猫。总之,是一个可以自如相处的独立的个体。 

当然,更让人惊喜的是,叶修不仅是做出自己喜欢的游戏的总项目策划,也是厉害的游戏玩家,操作上佳意识强,对地图和boss如数家珍,平时没事来两局游戏也不失为一件好消遣。 

不过叶修也太不爱运动了……

想到对方那张一熬夜就水肿的脸,周泽楷甚至开始杞人忧天的想自己把人喂胖以后需要拉着他去锻炼么? 

现在的上班族越来越容易过劳,身体素质不好一定吃不住。

叶修总是说平时的工作餐不如啃白菜,一到周末就指挥他买这样那样回来,然后两人饱食一顿。他倒不觉得吃亏,反正叶修会出他那份钱,况且……,两个人的分量更容易做,也很温馨。

向师娘告辞以后,周泽楷径直回了出租屋,开始刷锅准备炖菜。

他本就是这样心无旁骛的一个人,深造的生活过得很纯粹,没有过多的应酬。

隆冬季节天黑的很快,冷风从排风扇里灌进来,玻璃窗上隐约透出路灯的橘黄色光亮。

周泽楷调好慢火,一点点的煨汤,然后走到客厅里打开电视机, 余光扫过挂钟。

已经远超叶修平常的下班时间了。

电视里的真人秀节目配上许多搞笑的音效和花样的字幕,周泽楷静静看着,觉得屋子里有点冷清,又翻出手机刷微博段子。

他把自己的心情不好归结为胃在造反。过了一会儿,还是诚实的开始想叶修。

叶修大概在公司加班,周泽楷可以理解他的忙碌,但是为什么没有简讯也没有电话呢,也许,是什么事让他忘记给自己报信说一声了。

或者,是和什么人在一起?

周泽楷起身去厨房,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垫胃,很快,涌上来那股暖意让四肢也放松了不少。他抱着胸在厨房定定地站了一会儿,想着还是拿保鲜膜出来把菜封好算了。

这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又陌生又熟悉。

周泽楷眼睛一亮,是叶修的手机!

“喂……,”他把手机贴在耳边,心里还带着点闯入他人房间的局促感。

“到家了没?怎么不回我之前短信呀?”

手机那头的人并不是叶修。那是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听上去叶修关系亲密,所以才把担心这么直白的宣泄出来。

“叶修,……还没回来。”

“这样啊。”听了周泽楷的解释,对方很诚恳的请求道:“等他回来。让他给我回电好吗?谢谢你。”

“嗯。”

周泽楷挂了电话,也跟着对方不放心起来,想了想还是穿上大衣,拿把伞下楼去等叶修。

刚才电话里的姑娘说了,叶修今天似乎着凉了,他的车子又没有开到公司来,而现在外面突然在飘小雨,叶修肯定会被淋湿,希望周泽楷能费心看着点。

这样的天气夹着雨确实让人难受。北方的室内暖气怡人,出了门却最怕风刀子刮,吹一吹,脸就可以起皱了。

所幸周泽楷很快就看到了叶修。

在某一柄记不清长相的伞后,叶修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看到周泽楷,叶修身边那个男人似乎在笑。两个人凑在伞面下说着话,一边朝周泽楷走来。

走近了周泽楷才注意到那个男人的脸比较尖,眼睛很大,看上去年纪比叶修小。

沉默着把伞递过去,周泽楷用目光瞄了一眼叶修,叶修笑吟吟地对着那人道别,他想自己还是先走一步比较好。

楼道里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感应灯不知道是不是又坏了几座,漆黑一片。经过的时候,周泽楷用力跺跺脚,叶修回头与他对视,无声间周泽楷选择擦肩而过,先一步打开门。

进屋后叶修也没解释那个人是谁。是了,下班有人送回家有什么好向同租的人解释的。

“今天忘带手机了。”叶修站在周泽楷身后,他正拿着周泽楷递过来的热毛巾擦额上的虚汗,“对不起啊,公司临时有点事,我没通知到你。”

周泽楷在翻医药箱,“嗯。”

叶修问,“吃饭了没?”

周泽楷动作一停,“吃了。”

“那就好,我还怕你等我。”

“怎么会,”周泽楷轻快的答道,还扭头对叶修笑了笑。他举起手中的温度计,“量体温。”

叶修一愣。

周泽楷就把之前那个电话里的嘱托告诉叶修。叶修本来有话要跟他说,这下选择先打电话。就在客厅里,他说什么周泽楷都听得很清楚。

果然是很亲密的关系,甚至都有点像男女朋友。

听了几句,周泽楷转身去了厨房,菜还完完整整的,但他好像已经饿过头了。

等叶修打完电话,夹在咯吱窝的温度计也可以取出来了。

周泽楷把手伸过去要温度计,叶修却阻止了他的行为。

大概是周泽楷的表情显得委屈而不解,所以叶修原本有些冷的神色消失了,他显出了无奈,“小周,你不用这么照顾我的。”

为什么?周泽楷想这么问的。

叶修则反问他,“你还记得我是同性恋吗?”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渐渐淡成一潭深水,虽然有点迟缓,但还是点点头。

他最终还是在意叶修和自己那些朋友最大的不同。

叶修喜欢男的,自己就是,那叶修到底是怎么看自己的呢?


评论(27)
热度(164)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