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猜-08

http://www.xiami.com/song/1773871207

本文灵魂BGM:↑

叶修的话点到为止,旋即起身要去厨房把菜端出来。

周泽楷让开身,又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叶修。刚才叶修眼底眉梢的倦意让他还有点回不过神,张张嘴想要表达立场,却又直觉自己得更慎重一些。

“想什么呢。”叶修叹息道,又看了一眼菜盘,“我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你再陪我吃点好吗?”

周泽楷的脸红了。

一顿饭的时间两人没有任何眼神的交汇,在叶修看来,周泽楷单方面像是夹着尾巴的兔子那样,连夹菜都完美的错开。

叶修也不去掩饰嘴角的笑,随意地揉了揉正捧着碗筷要去洗的周泽楷的头毛。

他比周泽楷矮几厘米,要靠近才能不费劲的给对方揉毛,回味着刚从指缝间看到的周泽楷垂下眼睫的画面,叶修满意的回了房间,又把门关上。

周泽楷还愣在原地,这是他意识到的第一个亲密动作。

他脑海里的困惑快要爆炸成一团星云,但还是先认真把碗筷洗干净,又一个个摆整齐,然后翻出说明书把医药箱里适合的感冒药都配好剂量、冲倒好温水。

刚才吃饭的时候叶修咳嗽了两声,周泽楷想他的感冒应该加重了。虽然叶修委婉的表示他们应该保持距离,但他不能不管。

周泽楷是一个很珍惜他人感情的人。和叶修同租让人感到舒坦,他们都是习惯给对方一定空间的人,一段时间下来,他已经把叶修当做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才会明知对方的性向,还想着尽量消弭掉彼此间的不同。何况叶修虽然嘴上说着喜欢男人,也没见他真表现出不一样的审美。

但是,好像叶修并不需要这样的小心翼翼?

周泽楷觉得既然还没经过仔细思考,那他当然不该被叶修一句话问倒了,毕竟有些心门可能不会再向他敞开,而他应该是在乎的。

推门进去的时候,周泽楷发现叶修还专注的对着电脑,不由皱起眉。“睡觉。”

叶修说,“把东西放着吧。谢谢了啊,小周。”眼睛都没眨一下。

周泽楷默默看了他一会儿,把托盘放下,轻轻带关门出去了。

脚步声消失之后叶修踢掉鞋踩掉袜子,一下瘫倒在转椅上,绷紧了的弦得到放松,望着天花板的眼神有些迷离。他觉得胸口有一点闷,喉咙也痒,但离重感冒肯定还很远。

刚才他真怕周泽楷张口就来什么他们是朋友,那样坦荡的表现不是他想看到的。

周泽楷的做法并没有错,但那个前提错了。预谋扑倒的对象成天眨巴着眼把狼当成牧羊犬,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得逞呢。

叶修觉得刚吞下的胶囊好像还卡在喉咙里,有点难受。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才比较像那个生病的,眼下挂着抹青黑色,一直在打哈欠。吃了药睡得沉的叶修反而精神头很好。

两个人对上眼,叶修先移开视线,又不确定的问,“你们BOSS回来了?”

“没,”周泽楷揉了揉眼眶,通红的眼看向叶修,“下下周才回。”

叶修点头,“喔……。成,今天我做早饭吧。”

周泽楷乖乖坐在沙发上,打开《朝闻天下》的早间节目,但他明显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直到叶修都快把遥控器戳到他鼻尖了,才把头抬起来。

周泽楷抱着枕头,下巴磕在上面,半眯着眼睛打盹。

叶修心一软,“让你先选好了。老坛酸菜还是爆椒牛肉。”

瞧这小可怜的样儿,鼻头皱起来的周泽楷真是特别让人有这样那样的欲望啊。面上八风不动的,叶修拿过叉子,把卤蛋丢进面汤里,心里有几分得意,煮着吃的泡面味道就是好。

 

不过没两天叶修就顶不住了,躲房间里给苏沐橙扣视频电话——

“沐澄啊,我可能玩儿脱了。”

“啊?!周泽楷逼你搬出去?”

“……。”

"……不是。他现在好像对我很有兴趣。"

“啊啊!!‘对你很有性趣’!”

叶修卒。

其实都是一些小事,但是经不起推敲。正因为叶修在意周泽楷的一举一动,才会觉得自己被反将一军。他激周泽楷正视性向问题,周泽楷倒好,直接采取实验法来解决,就是不愿意开口问。你还不能对他怒目而视,因为有颜值压制。

苏沐橙笑得手滑到键盘上按出一堆乱码,“咳咳,比如呢?”

那叶修想说的可多了——

晚上周泽楷会从他那两柜子衣服里挑出几件,然后问他明天穿什么好。理由是要见的长辈很重要,而他需要一个据说属于对时尚很敏感的人群中的一员来参考一下。

既然能饱眼福,叶修也就不想提他在一个如果发文件说不许穿拖鞋上班立马就会遭到群嘲的游戏公司。

“我跟你说,周泽楷这个人小动作太多!他还不承认!”叶修一拍桌子,摄像头都振开毫厘,“太不可爱了!”

叶修重复道:“一点都不可爱!”

苏沐橙跟着他强调:“一、点、都、不、可、爱!”

叶修不解的看她一眼,“你干嘛说小周……”

“啊啊啊我不要听你说无脑的恋爱心跳了。”

真好,为一个人眉飞色舞。

苏沐澄故作伤感的抹抹并不存在的眼泪,然后偷偷看视频里那个有点不自在的男人。

 

就在他们兄妹紧急制定下一步策略的时候,周泽楷觉得略糟心,叶修又把房门关上了。

以前叶修除了休息,房门都是打开的。自从上次气氛僵硬过一次后,好吧,其实就是几天前,叶修就总把房门关得紧紧的。

周泽楷在一个人的客厅里绕圈圈,觉得实验只失败了一半。

成功的那一半在于,他已经开始直面内心的想法。一些从前忽略的细节告诉他叶修是对他有好感的,而他并不反感,甚至有一些感动。

像那条多出来的擦汗的白毛巾,冬天就算洗得勤快也换不及,周泽楷本来就打算多买一打回来,但是叶修为他做了。看一个人的真心不用听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尽管叶修面上云淡风轻很能唬人,但他投入的每一丝总会浮现出来。叶修喜欢的是同性,如果没有意思,他会对自己避之不及,周泽楷很肯定。

可是,既然喜欢,为什么要装作对他不闻不问?为什么要总是躲着他跟别人煲电话粥?

周泽楷突然想到了那个送叶修回来的男人,难道,叶修有另外喜欢的人,其实他更喜欢那一型的长相?想到那天误入的同性交友论坛,周泽楷僵直了,默默觉得委屈,对着镜子揉了揉脸——

他还不够帅吗?


评论(73)
热度(239)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