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猜-09

09

小周这是,在做瘦脸操?

步出房门的叶修把视线自然而然地黏周泽楷身上。因为是背对着,看不清周泽楷镜中的表情,至多思索了一秒,叶修选择抱胸侧倚着高大的木柜,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好好的观赏了会儿,满脸笑意。

也许是注意到了叶修的视线,周泽楷忽然停下动作,急急忙忙掬起一捧水,转过身的时候,眼睫上还沾着水珠。

明明五官有着近乎凌厉的美,深长的眼睛像刀锋一样直指人心,但初见的惊艳之后,叶修常常觉得周泽楷像个表情呆萌的毛绒公仔那样无害。

尽管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叶修却避开了周泽楷的目光,“我出去了。”

说着就去拿放在鞋柜最上层的钥匙。

周泽楷跟着叶修,“我也出去。”

 “喔。”叶修低头穿鞋,“那走呗。不是跟小姑娘约了要出门?”

周泽楷不接茬,屋里静悄悄的。

 “怎么?我也不是故意要听你打电话的。”叶修僵笑着抬头看他。

 “不是。”周泽楷硬邦邦的答。

 “喔。”叶修也不多纠缠,打开门走了出去。这样不以为意的样子,让周泽楷越想心里越堵得慌,在楼道里把人截住。

 “跟我来。”

周泽楷手上力气很大,尽管同样是成年男人,但叶修立马被他拉着走。

叶修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竭力维持严肃正经,“诶诶,怎么回事啊。我告你啊有话得好好说。”

好好说?周泽楷回头瞪了叶修一眼,尽管面上发烫,还是没有放开手,只把力道放轻,他牵着叶修。

叶修笑过了之后就开始琢磨,他们租住的地方是二楼,周泽楷一直往上冲,难道是要上天台谈话?

后续的发展让叶修有点意外,周泽楷在顶楼敲开门,刚打开门就被一只米白色的拉布拉多扑倒了,粉色的小舌头直往他脸上贴。

“阿姨好。”周泽楷笑着对屋内站着的女人打招呼。

一个左腿打着石膏的小姑娘从沙发上转过头,欣喜得喊道:“周哥哥!”

这时候周泽楷有些紧绷的表情彻底融化了,他熟练地揉着拉布拉多的下巴,回头对着叶修一挑眉,眼底尽是温柔。像是在说,看吧,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修哑然。

原来经常跟周泽楷通电话的就是她,而使两人结缘的就是这只曾经被人遗弃在校园的流浪犬。

向小姑娘一家人道别之后,两人慢慢地走在小区的鹅卵石上,拉布拉多犬正在刨一颗山茶的根,大片的枯叶在它湿润的鼻子上磨蹭着。

 “阿米。”周泽楷指着已经长成大狗狗的拉布拉多,“它小时候,我把它捡回宿舍。”

可是风纪规定不能养狗,打了一阵游击战,迫于无奈,周泽楷还是选择在校园BBS发帖找人正式收养这只狗。而这个小姑娘是教职工家属,看到帖子后很快联系上了周泽楷,那之后就一直有联系,隔三差五得电话汇报狗狗的生活。

叶修失笑,回想着刚才小姑娘明显害羞的表情,心想,还不是赖上你了。

也是。只要跟周泽楷稍微接触下,就会发现他并不像外表那样难以接近,甚至有着习惯性纵容别人的性格。

所以,最近小姑娘摔伤腿以后,第一个想到的遛狗人选就是周泽楷。

 “别这样说……,”周泽楷偷偷看叶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还小。”

叶修偏过头,假装在看狗狗嗅泥土,最近让他忍住不笑越来越困难。

天色正好,染成绯色的云一朵朵从远方飘来。

周泽楷见他很喜欢这只狗的样子,把阿米招了回来,“它有绝技的。”说着,就躺在一颗大樟树下,伸展开四肢。叶修环顾四周,果然没人,又见阿米像是得到了讯号那样撒开腿奔过来,然后低头嗅了嗅周泽楷的头发,把鼻尖沾上碎叶片蹭上去。先是绅士派头的蹲坐在他身边,然后伸出前掌,缓缓的推揉着周泽楷的小臂,一路向上,来来回回的动作就像是按摩一样。

周泽楷空着的右手探到阿米垂下的耳朵内侧,然后轻轻捏了捏。

“叶修……”他回头,神采奕奕又带点小骄傲,这是在让叶修也试试。

 “行。”叶修放松的和周泽楷并肩躺着,仰头便是樟树诺大的树冠,仰视看着他原来是这样厚重的绿意。

周泽楷和阿米一起偏头,这让叶修莫名觉得有点紧张。

“小时候大院儿养了好多狗,不过没哪条这么亲人,经常追着我们跑……,啊哈哈!”

阿米不按常理出招,到他这儿就变成了舔肚皮,周泽楷还趁不注意把他衣服往上撩起来一点,露出一片白花花的细腻皮肤。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叶修的眼睛变得很湿润,他随手扣了把草沫撒到周泽楷身上,“太欺负人了啊!”

周泽楷光顾着笑不说话。

叶修的鼻尖闻到青草淡淡的味,视线里,阿米一点点凑了过来,它讨好地舔了舔叶修的唇角。拉布拉多真的是一种很温顺的犬啊,叶修用手背蹭了下它留下的口水,闭上眼也跟着笑了。

 

两个人之间有了心照不宣的回忆,关系又亲近不少,像是回到了没有把性向问题摆出来之前一样静好,但又有那么点不同。叶修能感到周泽楷在等他先开口。

其实这是他的错觉。

你进我退的小暧昧虽然美好,周泽楷却不想要这样的掩饰,这段时间他查了有关的资料,又在各大论坛潜水围观了很久,渐渐明白了为什么叶修会犹豫不决。这个世界上一大部分男人都能够接受和同性之间的性暧昧,像是互相对着打飞机之类的,但是自在并不等于爱。他需要给叶修安全感,要让他明白这不是在开玩笑,不能说散就散。

离得最近的节日是圣诞,虽然他所了解的叶修肯定不会在意这个,但总归有节日的正式感。周泽楷想,就那天挑明吧。

到了那天,周泽楷可头疼了,研究生院的干部们有个通宵活动,虽说不用他准备,但却一定得出席。

一群被压榨的童男童女们嗷嗷叫着,喝大了就要玩大冒险。真心话的等级太低,他们看不上。

前半场是在一个半开放的烧烤店敞开肚皮吃,混着一阵阵孜然和耗油的香味,周泽楷在起哄声中为难的看着江波涛。他一向是这种游戏的重点关爱对象,这不,一群人卯足了劲要点到他,连玩骰子掷大小点这种纯运气的游戏都翻出来了,终于得逞。

这道题的大冒险是——进入对面的酒吧要到一个美女的合照。

江波涛作为那个监督者负责堵门,他都能想到周泽楷一步三回头的难堪模样了。

“小周,一会儿你可以……”

 “江波涛,”周泽楷突然叫住他,步子加快,“你先回去吧。就说我临时有事。”

 “这……,好吧。”江波涛略一思索,开始往回走。

高年级的对周泽楷的脾气都很清楚,他说有事就是真的有事。低年级的某些人是慕名而来,但正主走了摊还得继续,也不会多说什么。顶多以后找个由头让周泽楷请一回客,至于他,明天再问清楚。以他对周泽楷的了解,现在对方脸上挂着的淡淡笑意不是真心的。

“我顶着,去吧。”

周泽楷说,“谢谢。”

他踏入酒吧以后,神色顿时变得很古怪。除了有光晕的吧台和迷炫的射灯,其它地方都是一片暗色,郁郁寡欢的爵士歌手在台上忘情,更远处应该还有很多包厢。周泽楷避开三三两两下池扭动的人,眼睛一直在寻找叶修。是的,刚才他明明看着叶修走进来的。在这过程中,周泽楷终于确定了一点,他看到的所有长头发的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

叶修竟然出现在这里……

其实他不该苛责叶修的,但周泽楷就是忍不住。他都已经、已经近乎神魂颠倒的一心想要跟个男人在一起,为什么叶修还这样找乐子呢?委屈和愤怒一齐涌上心头,越是压抑不住负面情绪,周泽楷越是强迫自己冷静。

叶修从包厢的过道出来,看到这样的周泽楷就知道坏了,一丛阴影遮住了这张冷峻的脸。

心头一跳,叶修脱口而出,“我喜欢的是你。”

迎着周泽楷讳莫如深的眼神,叶修咬着牙说了下去,“你先别激动。我跟你回去。”

又补一句,“我开了车。”


评论(29)
热度(194)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