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桃花劫-01

TAG:桃花劫
搬到大号去更新……唔,估计得重写大纲。lof:露明朝晞
= = =

01

夜明如昼,一大盘月亮挂在当空。

酒保接过来人手中的缰绳,兴冲冲的开始说道。“上午来了个穷道爷,酒量极大,这么大一盅,他连续倒下数碗也不见醉!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来人丢了几文钱给掌柜,先坐下倒杯茶,一口贯下,解了困乏才回道:“只是酒量好,这也稀奇?”

酒保做出个苦着脸的相,心里乐呵呵的。这位爷几天前来到茶肆交给他一项差事,望他能留意过往的道人,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

酒保就问呐:“那道人是何模样?身长几许?”

这位爷语焉不详,说不出具体特征,只说道人自有特别之处,会让人过目难忘。

想到这,酒保心中倒真有了几分底气,他也是有信用的人,不能白白得了人这么些好处。定定神,他说,“酒量好的也不是没见过,但这位道人揣着一个特别的大红葫芦,却也不见他添酒灌水。”

“我看那葫芦,像个法宝哩!”

来人曲起手指敲敲桌面,沉吟道:“道人的葫芦自然是装着丹药的。你下去吧。”

也许是运气好,不甘心的酒保很快瞧见了上午那个人,凑上前小声对这位执着寻人的客官说,“就他!”

那穷道人照例衣衫褴褛,大口吃肉,酒水顺着长长的髯须流下来,砸在尘土里。茶肆里的人都惊异得看着这酒量惊人的道人,啧啧称奇,偏偏来人只是瞥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那份食。

看来没戏。酒保也不看热闹了,安分地呆在柜台里。

只是那如饕餮一般风卷残云的道人走了以后,来人也跟着起身。他走到酒保面前,最后一次掷出银子,笑道:“多谢。”

马儿打着响鼻,茶肆外拴马的横栏被踢得阵阵作响。

也不见他有过多的动作,一晃眼,人便出了几步外。酒保再一愣神,一人一马悄然无踪。

酒保瞪大了眼睛,头一回觉得这位客官目若流星,似有剑光从他眼底一掠而过,看得人胆战心惊,像是再没有比这双招子更澄澈透明的了。

知道奇遇不再,酒保叹了口气。

往山上走,便是天下大宗瀛洲的入口。叶修早把马放归,只身跟着穷道人,刚才在茶肆里他一眼便认出这道人的真身是个什么玩意儿,却没想到这道人直直的朝着以除魔卫道扬名四海的瀛洲观走去。

大概不是什么作恶的精怪吧,叶修叹道。万物皆有灵,如果非我族类便杀之而后快,那真是洗也洗不干净的罪孽。何况在某些修行的道上,他们比人更有优势,谁能讨个好彩头还未可知。

然而,还是得犯他手上。

叶修在道人的必经之路上布下一个阵,阵眼放着他从雷霆肖时钦那儿讨来的黄钟。作为施术的人,他分毫不受扰,而对于那道人来说,一旦进入阵法的范围,白光便会将人擒住。

只是迷魂阵而已。却让那道人方寸大乱,毕竟守不住心,也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要什么东西!我自奉上!”道人骂累了,撑着地喘气。能修成人形的妖总是有几分本事的,他却莫名其妙找了道,慌张之际心里反而亮堂起来。不管隐在虚空中的人究竟是真有本领,还是单单从黑市买回了这等法宝,都不好惹。而且无论他说什么这人都不为所动,搞不好自己那些污言碎语压根没有传出阵!

“好说,”叶修倚在树下,笑着回他,“你把那葫芦丢给我。我就放你走。”

“呸!”道人把葫芦挟在腋下。他是万分不舍,但半点不由人,急红了眼就想拼一拼算了!

叶修连忙喊道:“诶,你可想明白。这阵对人的影响不大,至于你……。”

配合着他说的话,道人眼前的幻壁上显出密密麻麻的刀尖,像是随时会一把把飞出。

传入阵中的声音显得有几分飘渺,仍是笑吟吟的,也就格外气人。“打成原形的话,葫芦可还是我的。”

“给你便是!”葫芦被抛至空中,凭白消失。

叶修拿着葫芦,随手放进了手腕珊瑚石链子里的储物空间,也不再瞧气急败坏的道人一眼。他是骗人的,这种阵维持不了多久。再施展出一个疾行千里的术法,叶修总算是松口气,惨白着脸把契约灵器从储物空间里取出。

那是一把造型奇特的伞,在月光下表面透着光泽,伞骨显得很是锋利。叶修拍拍伞,语气很是无奈,“瞧见没小周,我抢了人家东西。”

他把伞一点点撑开,一错不错得盯着。“自是为了你。”

叶修眼中的神采不落,他耐心等待着。终于,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聚成形,盘着通草制成的头饰,漂亮的像一个小姑娘。

叶修笑了,“怎么,现在不说我了?”

这娃娃悬在空中,伸出手环住叶修,乖乖倚过去。叶修伸手抱住他,就像抱住一团云那样。明明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重量的灵体,叶修还是觉得心发苦,顺势坐在地上把千机伞随意地放在一边。

仙童样的娃娃问,“累吗?”

叶修便答,“不累。”

娃娃也不说话了,仰着头认真地亲了亲叶修的下巴。

评论(25)
热度(83)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