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号

谁还不是个甜文作者咋滴

【周叶】桃花劫-02

02

明星在天,四外皆寂,叶修一个纵身,远远地在空中瞧见林中有火光如豆,怕是山中猎户,赶忙落下问个路。

 

周泽楷,也就是之前那粉雕玉琢的娃娃,他不便出来露面,自觉缩到叶修抢来的葫芦里去了。葫芦里内有乾坤壶,熔铸了可以固定魂魄的金印铭文,用来休养再适合不过了。

 

若是平时,叶修驾着剑光直直落下,衣袂飘然,风采胜似神仙。但现下这是两眼抹黑的幽深树林,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瘆的慌,叶修一落下去就听见一声尖细的嗓子。

 

小娘子又惊又羞的躲在树后面,又敛起拖在地上十分显眼的衣摆。此地无银三百两。

 

叶修失笑道:“姑娘不必害怕。只是个过路人。”

 

“不是山头的臭道士?”

 

“不是。”

 

半响才得到一个讷讷的回复:“家父嘱我应当小心为好。”

 

叶修看着树后面伸出来的那个小脸蛋,心想你都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住,现在才装胆子小真是迟了。

 

见她害怕的紧,叶修也不挪近半步,朗声道:“那令堂现在何方?想寄住在你家一晚,能否带我去拜会一下。”

 

其实这只是句客套话,以叶修的神识,一扫便知方圆两三里内并无和这个小娘子相同草木气息的人存在。但对方身上不存血腥气,又愿意以凡人的形态好好生活,想必走的是修行中的正道。对方化形不易,既然无冤无仇,那当然不能再向之前那样无理的将人打跑,占人便宜,也不愿擅开天目去看对方的真身是什么。

 
许是见叶修一直彬彬有礼,小娘子心下一个琢磨,大着胆子回道:“家父此去,不知何日回转。我一人在此,……便听我安排。”

 

她这才挪出来,理了理乌云一样的发髻,走在前头带路,还非得和叶修隔出一丈的距离,端的是小心谨慎。

 

叶修对此并无意见,只当没瞧见她手中的乌金袖箭。再多说几句话,葫芦就该越来越沉了,叶修轻轻抚摸着拴在腰间的葫芦。

 

“客人住这里。”小娘子把人送进屋,突然红着脸问道:“需要些茶水之类的吗?”

 

叶修也不看她,答道:“真是客气。不必了。”

 

关上房门后叶修凝神感受了下对方的行踪,见并无异样,这才把葫芦端放在床上。

 

“小周?”喊不动葫芦,叶修干脆跪坐在床沿,拿腰间玉牌上明黄色的穗花去挠,“小周小周小周。”

 

葫芦里的周泽楷不胜其扰,“砰”的一声弹开塞口,化成一缕白烟飘出来,再凝成一个盘着腿的姿态。他尽量挨着床垫,看起来也就像坐在上面一样了。其实乾坤壶里压根感受不到外界施加的一切,但叶修这样逗弄的语气,多少年了他还是习惯不了。

 

现如今周泽楷是个孩童的样貌,视线偏低,一眼就定在叶修的唇上。那唇色因为连日劳累而显得有些灰败,要是他现在有温热的身躯,就可以把它吸出点血色来了……

 

周泽楷一言不发伸出手。叶修舒然一笑,把人虚虚地揽住。

 

“生气啦?来,让我看看。”叶修低下头来蹭他鼻尖,周泽楷就配合的扭过头去,他心头是真泛上了挫败感。叶修语气间亲昵是亲昵,就是太像哄三岁顽童。

 

“要不是看在这宅子底下埋了驱邪的宝贝。我也不会留住在此。”片刻后周泽楷正犹豫着要不要原谅这人一次,就听得叶修语带凄清,低声婉转道:“我力量有限,怕不能更好的护住你……”

 

周泽楷闻言,忙捧起叶修的脸,他看着叶修的眼睛认真道:“没有!”

 

如今周泽楷只有灵体,叶修万事迫他不得,怕一不小心穿过去,更惹得双方伤心。能让对方主动凑过来的方法,叶修还有许多,这下笑得眉眼弯成月牙,又伸出手点了点周泽楷抿紧的唇。

 

“好了。”叶修托着他的宝贝,“你有什么发现?”

 

该说正事了。

 

“何首乌精。”周泽楷淡淡语道。他曾是四方岛太清上人最得意的弟子,天生可窥阴阳,现在以天地命三魂的形态存在,更能一眼道破天机。

 

“我说是什么……,难怪闻起来清香扑鼻。”叶修自知失言,连忙补上一句:“不如小周你好闻!”

 

“千年灵物……,自然。”周泽楷垂下眼。

 

“真的。”叶修一本正经解释道:“小周你闻起来最让我有食欲。”

 

碰又碰不到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人,周泽楷只好红着脸继续说道:“地下那个东西困住她了,想必等她枯竭,会被分食。”

 

何首乌成精之后是奇珍,难得遇见,当不至于出现在道门附近等人来捉。如果叶修细看,会发现这个何首乌精口目姣好,但略微有不自然之处,若是把她手脚折断,冒出的白浆就是最滋补的好东西。

 

叶修不解,“那她为何不向我求救?”

 

周泽楷看他一眼,“不知。”

 

叶修还惦记着地下那个宝贝,“要不我把那东西取出来,顺便将她放了。”

 

周泽楷摇头,“她若是自愿,我们也不要乱入他人因果。”

 

因果,最是变化莫测,又如磐石般无可转移。叶修知道周泽楷说的在理,“是我心急了。”

 

如果他还是从前那个飞行绝迹的剑仙,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片刻的无措。叶修知道自己需要找个地方清修,把一身本领再练回来。

 

天下虽大,何处清净呢……

 
叶修盘着腿一番思量,手指下意识屈起扣了扣床板。

“叶修。”

“嗯?”

周泽楷把人的魂喊回来,“百花如何?”

 

百花地处边陲,天险甚多,修士或者凡人都不易通过,城主又是昔年叶修的好友,最要紧的是,百花有天底下运气最好的人。

 

“好!”叶修轻声应他,安抚道:“睡吧。”

 

周泽楷恋恋不舍的看他一眼,又如同来时一般,沉进葫芦里。以前他心存道统是非,凡事不能从心所欲,现在只有叶修一人让他牵着挂着,这人有些什么烦恼忧愁,他怎能不察觉到呢。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评论(9)
热度(48)

© 一个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